说到天峻,不得不提到的就是牦牛了。

自古以来,藏族人和牦牛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日常食用的酥油、奶茶、牦牛奶、牦牛肉到穿的衣服、用的燃料、住的帐篷,以及日常的土地耕作、物资转运无不没有牦牛的存在,牦牛成为了一代又一代勇敢而顽强的藏族人在高原之上繁衍生息的生命源泉  
   

十世班禅大师曾经说过“没有牦牛就没有藏族,凡是有藏族的地方就有牦牛”。

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牦牛和藏族人一起历风雪、抗严寒,在世界屋脊上勇敢而顽强地生存下来。藏族人用他们的坚韧和智慧,在被群山环绕、白雪覆盖的雪域高原上创造了一种独特的物质和精神文明。风雪中牦牛粗狂、刚劲、威武,稳稳挺立,无疑是天地间最强生命力的象征,这种古老而圣神的物种,早已深深熔铸在浩瀚的藏文化中,成为藏文化独特的符号。史书记载,远古时期,分布在青藏高原众多的游牧氏族,如党项、白兰、苏毗、唐旄等,均以牦牛为图腾,将牦牛作为氏族名、部族名、种名和地名。西藏雅隆河谷最早出现的部落就称“六牦牛部”。藏族人把对牦牛的感恩和敬畏刻在器皿上,画在唐卡中,赋予牦牛神圣的色彩。  
 

天峻-鲁茫沟新石器时期的牦牛壁画

藏民族的图腾——牦牛


牦牛的长相憨厚,秉性忠诚,情怀悲悯,力量坚韧,气魄勇悍,它以自己的生命去尽自己的使命,将自己的一生献给藏族人。牦牛肉、牦牛奶是藏族人的主要营养来源。在集藏药之大成的著作《晶珠本草》中,提到牦牛奶性温热而富有营养,能祛风。牦牛毛、牦牛绒可以织成帐篷、衣物,是上好的纺织原料。黑色的牦牛毛帐篷是千百年来牧人的家,用牦牛毛编织的帐篷,天晴时毛线会收缩,露出密密麻麻的小孔,透进阳光和空气;雨雪之时,毛线会膨胀把雨雪挡在外面。牦牛皮是上好的皮革原料,藏族人用它制作生产生活用品。在藏区,牦牛至今也处于一种绝对自然的生存状态,常年游牧于纯净自然的天然牧场之上,饮冰雪融水,食天然牧草和草丛中的名贵药材,自然繁育,自然产乳,充分享受着动物的生存权利。

天峻山

如果你从未去过天峻,便很难理解藏族人对天地自然力量的敬畏。比起在都市的灯红酒绿中迷失的人,雪域高原严酷的自然环境使藏族人更懂得对自然的敬畏和感恩。敬畏自然无限力量,开辟广袤天地;感恩自然博大宽厚,蕴育万物生灵。自然赐予人类栖息繁衍之所,然而若过分索取,不知感恩回报,达到自然生态难以承受之时,千年之积硕顷刻间也会化为乌有。曾统治地球1.6亿年的地球霸主恐龙,如今也只能永远定格在历史长河中,不禁令人唏嘘,而我们人类繁衍至今也不过仅数百万年而已。

敬畏自然、敬畏生灵,其实就是敬畏我们自己。

1/0